今天的寒城又发神经病了吗

恭喜您走进我的主页,如果可以,关注前请看说明(,,・ω・,,)


这里寒城,现在透明一只。叫我寒城城,寒城儿,小寒城都可以,随意称呼。(☆^ー^☆)
性别女,爱好男男女女,偶尔吃男女辣鸡写手,目标是成为相声大师(划掉)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大家带来文章,本人佛系写手,想啥写啥,有灵感就写,没灵感不强求,能写多少说不定,什么时候凭感觉。写文龟速,易OOC,爱拖更,主食小甜饼,偶尔脑抽吞刀。
感觉总是喜欢投身于冷cp中( ˘•ω•˘ )
初三党,目前较忙
现主:凹凸,文野,全职,楚留香手游
注意事项:雷all,嘉all,叶all,all伞,all安,all敦极端党,不接受任何的逆,不喜请勿扰
凹凸主cp:雷安,嘉瑞,卡埃,帕佩,金艾,凯柠,雷祖雷,天国组,银丹,黑丹
文野主cp:太敦,芥敦,中敦
全职主cp:修伞(叶苏)
楚留香手游主cp(gl):暗云暗,华云华
人生理想
苏沐秋,安迷修,中岛敦之间我总要上一个!
【别说的那么正经啊喂】┐(´д`)┌
如果还能接受,恭喜你,收到一只经常发病,而且辣鸡的寒城。

【芥敦】于此刻相遇

白芥黑敦
芥敦only
#我流OOC#
#私设如山#
#无脑爽文#
#打斗场面废#
#别问我为什么对敦描述这么仔细,我会告诉你我是敦厨吗#
#是诱受对高冷#
#芥敦初次相遇,槽糕,是心动的感觉#
#情景参考原动画设定#
#身高差操作注意(小声逼逼:敦比芥川矮)#
            芥川龙之介第一次遇见中岛敦是在昏暗的小巷里,那是他们被一个名为泉镜花的小姑娘的高超演技骗过,从而以为对方只是来委托任务。
         他们的相遇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糟糕,非常糟糕。谷崎兄妹被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泉镜花打成重伤,倒在血泊中。芥川龙之介也十分狼狈,首次作战让毫无防备的他用尽全力才勉强站立住。对方的来势汹汹,芥川龙之介不久前开发的异能力因为泉镜花身后白雪夜叉的威压有些暴躁。他努力使罗生门掌握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之内,只有他知道罗生门失控的模样,过境之处,无差别攻击。太宰先生也提醒他谨慎使用,因为罗生门失控后甚至连宿主都有可能吞噬。他自己死去完全可以,他已经苟活这么多年,此刻死去也算是赚了,但他不想连累他人,无论是谷崎兄妹还是人们。即使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怪物。
          “镜花酱,别对我们的客人无理。”轻笑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映入芥川龙之介眼帘的是一个少年。少年鸦黑的头发留有奇异的刘海,银灰礼帽下是赤色宝石般的眼眸,嘴角扬起微笑,笑意却未达眼底。黑色的外套无风自扬,他整理了下红色的领带,因带着纯白露指手套而更加修长的手放在纯黑的衬衫覆盖的右胸上,点头示意。宛若一个优雅的中世纪绅士。“我是中岛敦,和小镜花一样,是港口黑手党的走狗呦。”
          少年笑眯眯的说出令人难堪的话语,似乎觉得“走狗”一词对于自己是十分平常的称呼。泉镜花收起夜叉白雪,恭敬的退到少年身旁。
         芥川龙之介清楚的明白,这个少年,是个危险人物。中岛敦,港口黑手党的“白色死神”,太宰先生和国木田先生叮嘱过,遇到他,只有一个字“逃”!
         芥川龙之介正在暗自酝酿逃离,少年突然虎化身躯,箭步冲向他。他下意识用罗生门抵挡,少年丝毫不费力捏碎罗生门的爪牙,狠狠挥出一拳。芥川龙之介背后是墙,无路可逃,闭上眼。一阵巨响,身边的墙出现裂缝,随即碎裂崩塌。
         中岛敦做出一个连泉镜花都没想到的举动。
         少年环住芥川龙之介,嘴唇几乎要贴在他的耳朵上,他们像情侣一样形成暧昧的姿势。
         “不会吧,这么胆小。”
           感到耳边传来的暖气,芥川龙之介睁开眼,少年如玉的脸庞紧贴自己,他甚至可以清晰看出少年脸上细小的绒毛,挠的人心痒。
          中岛敦轻笑一声,继续贴近他,一只手拥住他,一只手挑起他的下巴:“很高兴认识你噢,龙之介。”芥川龙之介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
          然而在这一切暧昧的气氛下,是中岛敦虎化的利爪深深刺入芥川龙之介的后背,是蠢蠢欲动的罗生门咬住中岛敦的手臂。芥川龙之介低下头,在中岛敦耳边低声说道:“不想死,就放了我们。不然,你的手臂就会成为罗生门的食物。”
          “不错不错,居然会威胁人。我还以为你会吓得哇哇大哭,没想到还会反过来威胁我。太宰先生看中的人,果然不一般。”中岛敦探究的目光逐渐变为好奇,鲜红的眸子熠熠生辉,那是他找到猎物的讯息。
          “中岛君,玩够了?”太宰治的出现,让一切出现转机。中岛敦偏了偏头,用小孩撒娇的语气道:“呐,原来是太宰先生。如果是太宰先生的话,我就不得不给我昔日的恩师一个薄面了。”芥川龙之介注意到他在“昔日恩师”四个字上加重了音,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滋味。
         “中岛君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对吧,龙之介君。”
           芥川龙之介面对一心虚就转移话题的新晋老师的做法感到无奈,他看个戏,怎么忽然被扯上这两人的往事里。
          “哦呀,原来龙之介是太宰先生的学生。”少年面色平淡,但芥川龙之介感觉中岛敦的虎爪又往背脊深处送了几分。
           是嫉妒吗?芥川龙之介看向中岛敦的眼神多了些玩味。似乎这人并不是没有弱点。
          “在下和太宰先生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不过太宰先生是在下的救命恩人。”
          “那还真是寻常呢。”中岛敦的利爪收回来,准备离去。说时迟那时快,芥川龙之介一把抓住中岛敦的手,反将少年压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中岛敦的双手被举过头顶,他又笑了:“怎么?龙之介舍不得我走。”
            芥川龙之介空出的手拽住少年的领带,冰蓝色的眸子紧盯对方,旋即将头搁在中岛敦的头旁,白发下几缕挑染的鸦青划过少年的侧脸,在他耳旁留下温热湿润的气息:“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杀了你。”
          中岛敦暗暗扯出嘲讽的笑容,说出的话依旧撩人心魄:“我等着你,芥川龙之介。不过下次,死的会是你。”
          芥川龙之介放下禁锢中岛敦的手,中岛敦转身走向泉镜花。少年拉起她的手,留给芥川龙之介一个潇洒的背影:“那么,再会。龙之介。”
           “噢,忘了说。”中岛敦面向太宰治,眼里的血色渐深:“太宰先生,中也老师托我转告您下次他也会亲自来杀掉您。不巧,我的想法和老师也一致。所以,请您和龙之介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吧。不过,死前的反抗会让这场游戏更加有趣。我倒是很期待看到你们的垂死挣扎。”
            “如果这样,请转告中也。我也很期待下次的见面。还有告诉他,别什么都乱教给学生。我不否认他的体术好,但身高不够帽子来凑这种东西还是少教为妙。”
           “是的,我自然会告诉老师。”
           芥川龙之介觉得中岛敦好像有点生气了,而且怎么感觉后背一阵冷风刮过。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