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寒城又发神经病了吗

恭喜您走进我的主页,如果可以,关注前请看说明(,,・ω・,,)


这里寒城,现在透明一只。叫我寒城城,寒城儿,小寒城都可以,随意称呼。(☆^ー^☆)
性别女,爱好男男女女,偶尔吃男女辣鸡写手,目标是成为相声大师(划掉)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大家带来文章,本人佛系写手,想啥写啥,有灵感就写,没灵感不强求,能写多少说不定,什么时候凭感觉。写文龟速,易OOC,爱拖更,主食小甜饼,偶尔脑抽吞刀。
感觉总是喜欢投身于冷cp中( ˘•ω•˘ )
初三党,目前较忙
现主:凹凸,文野,全职,楚留香手游
注意事项:雷all,嘉all,叶all,all伞,all安,all敦极端党,不接受任何的逆,不喜请勿扰
凹凸主cp:雷安,嘉瑞,卡埃,帕佩,金艾,凯柠,雷祖雷,天国组,银丹,黑丹
文野主cp:太敦,芥敦,中敦
全职主cp:修伞(叶苏)
楚留香手游主cp(gl):暗云暗,华云华
人生理想
苏沐秋,安迷修,中岛敦之间我总要上一个!
【别说的那么正经啊喂】┐(´д`)┌
如果还能接受,恭喜你,收到一只经常发病,而且辣鸡的寒城。

【中原中也生贺】我可能不会喜欢你

中也先生生日快乐!
cp中敦
意识流【不懂可在评论询问或期待明天的HE结局】
中也时不时突然下线
非典型双敦出没【没有if线敦】
OOC严重
私设如山
部分设定借鉴原作特典
双结局预定   【本章BE结局】  
微暗黑向
心有脑洞奈何手废,爆肝作品,太太们的生贺比我写的破烂玩意好多了,点烟.jpg
全文3600
如果您耐着性子看完我的废话,那请往下滑。
设定:港黑和武侦联合实验出新技术,可制造出与本体相仿的复制体,称为Another oneself【另一个自己】简称Af。Af设定外貌性情与原主无差别,无感情。拥有原主少部分异能力,可与原主共享生命,设定Af能为原主分担大部分痛苦。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为实验制造出Af。
双方达成协议,港黑持有太宰治和中岛敦的Af,武侦持有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的Af。
原先港黑只想持有太宰治的Af,后中岛敦重伤昏迷,中原中也执意制造中岛敦的Af为中岛敦分担痛苦。
第一人称视角
      我从实验室里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是我的老师,也是我偷偷喜欢的人。
       他叫中原中也。
       我仍旧记得那天,我迷蒙的从黑暗中睁开眼,周围是一片叫好声,似乎是什么实验终于成功的话。老师他走过来,站到我面前,伸出手:“你好,我是中原中也。你未来的老师,欢迎加入港口黑手党。”
        碧蓝色的双眸,黑色的帽子压低橘发,富有磁性的嗓音伴随鞋跟在地面踏出的响声在我耳边回荡。我竟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半晌,我终于用生硬的像是很久没说过话的音调:“你,你好,我是,429号。”
        他略带戏谑的笑容微微松动,转而化为一脸凝重:“你再说一次是谁?”
        “4——2——9号。”我的声音依旧僵硬,像是某种年久失修的机器所发出。
         “中原先生,这小子不是七十亿。您忘了,七十亿今早才从ICU病房出来。”儒雅的白发老人扶正自己的单边眼镜。
           “对呀!”脸上贴着创可贴的橙发男人性急的附和道:“中原先生,您看这家伙黑发红眼睛的,和七十亿完全不是同类。摆明是我们这边的,不过……”他小声嘀咕道:“怎么和七十亿那小鬼不一样?奇怪,明明武装侦探社那边送来的太宰治和真的一模一样,无论是语气和样貌。”身旁高高束起长发的口罩少女默不作声,眼里却带上一丝探究。
         他蓦然笑起来,似乎是在嘲笑自己的幻觉,他的下属不敢吭声,我通过精确的计算和观察,仍然不知他为何发笑,他的下属又为何畏惧,大概是人类所说的情绪之类,我不大了解。他停下笑,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抚摸我的头顶:“以后,你的名字就是中岛敦。”
         在一众部下惊异的目光下,我再次开口,这次的声音不像机器,反而像是真正的人:“谢谢中原老师。”
         以往,老师对我并不严厉。当然这并不是我的认知,是与我同是游击队队长的芥川龙之介所认为。当我实在是忍受不住高压的训练准备放弃时,这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人虎,你就这点能力吗?”我秉持老师的教诲,敌不怼我先怼,敌要怼我怼死他。回了他:“管你屁事!”
         然后,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有些松动:“你不是人虎。”我笑出声:“芥川龙之介,你还能再傻些吗?我是中岛敦,但不是你说的人虎。”他眼神复杂的望向我,这是我和芥川龙之介的第一次碰面。
          后来我从同是Af的治先生口中得知“人虎”是谁时,治先生以调侃的口吻道:“虎君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原主是谁。芥川君不知道可以理解,毕竟那位中岛君重伤,芥川君忙着出任务。不过虎君你不知道,啧啧。”他围着我转两圈:“可说不过去了。”
        “治先生……”我无奈的拉长语调。治先生双手作投降状:“行行行,我不逗虎君。”他随意找个地方坐下,本来想晃悠下双腿,结果发现腿太长于是放弃。“话说,虎君长得和那位中岛君完全不一样。”“治先生,您见过那位中岛君?”我颇为好奇,自己原来该长成什么样。之后在治先生多到令人发指的形容词里,我理出几个关键词:紫金色双眼,银灰发,喜欢笑,喜欢茶泡饭,爱惜朋友,死对头是芥川龙之介,恩师是那位太宰先生,恋人是中原老师。
        听起来和我差别的确很大,我心里默默说着。他是阳光,而我,大概是暗夜吧。本来身处在港口黑手党,就没有几个手里是干净的。我也是如此,在中岛君昏迷的时候,碰巧芥川龙之介外出,我便接替他们的任务,杀人。大抵不算杀人狂,一天一个也是最少的。不过因为是接替他们,所以杀得也都是该死之人。
         “不过治先生为什么这么了解?”
         “呦,虎君,我可是比你先制造出来的。”
          我和那位中岛君完全是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我完全可以想象,中岛君在武装侦探社里的生活,周围围绕着友人,偶尔有人说个笑话,引起众人的大笑,有拌嘴,有吵架,也有观望,这位中岛君在其中或是劝阻或是微笑旁观。当然,我也并不是厌恶港口黑手党,这里也很好,只是我有些异类。大概是异样的容貌,和大家的关系也止于点头之交。即使老师对我说:“敦,有空和大家多多交流。”我也只会挂上最接近那人的笑容:“是的,老师。”
         我啊,就是这样的胆小鬼,不敢接近黑暗,也不敢向往光明,处于昏暗的灰色地带,静静的望着我的老师,有时也会想鼓起勇气对他说:“老师,我可以尝试一下当你的恋人。”但终究是幻想,每次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会咽下去,转而变为平常的问候:“老师好。”
    我喜欢我的老师,从他教我如何使用异能力,教我体术,教我枪术的时候,我觉得我开始喜欢他。不认为可笑吗?被称为“白色死神”最完美的新代Af的我竟然会有感情。
         血红的瞳孔,银色的礼帽下是鸦黑的发,得体的微笑,杀人无数,白色的风衣从未被血染上。人们眼里的我大致是这样,可我啊,其实也向往光,也想有两三个朋友说说笑笑,也想心安理得的进入梦乡,不会在午夜从噩梦中惊醒,失眠一整夜,也想有个爱人共度一生,也想在人们留下的印象不是“白色死神”而是中岛敦,即便不是真正的中岛敦也好。
          之前我曾透露些许让老师知道,老师总是把双手插进裤兜,蓝色的眼睛充满不知名的情绪:“敦,你要明白,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但老师,为什么我失去这么多,还是得不到你一丝的爱意。
          您会夸奖我的体术有进步,鼓励我继续前进。但您也仅仅会在那位中岛君面前笑,那样的笑是我从未见过的,不虚伪,不戏谑,不嘲讽,是真诚的笑。原来喜欢一个人,眼睛里都会盛满爱。
           我看见中岛君冲您微笑:“中也先生,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低下头,银灰色的刘海遮掩出阴影:“如果另一个‘我’也喜欢中也先生怎么办?中也先生会不会喜欢他?比起另一个‘我’,中也先生可能会更喜欢他?”您的回答是:“小鬼,你想太多。”后面的对话,我没再偷听。
        几天后,您满面春风的宣布:“小鬼要和我结婚了。”芥川龙之介十分震惊,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反应,似乎早就料到事情的发展。我如坠冰窖,沉默好一会,还是抬起头努力的微笑:“我提前祝老师新婚快乐。”逃也似的离开,我甚至不敢回头看您眉飞色舞的讲述过程。
         出来时,我在森先生的办公室前顿住脚步,停顿几分钟,走进去。
         夜晚,在我洗漱完毕准备入睡时,您跑来找我:“敦,我们聊聊?”我慢条斯理的铺好被子:“老师,没有大事的话可以明天再说。”
        “敦,我以老师的身份命令你,听我说。”
         “老师我……”
         “臭小子,是不是要我以黑手党干部的身份命令你。”
       “老师您请说。”
       我败下阵来,老师有时候比小孩子还要小孩子。
        “你说,小鬼对我的告白是不是很奇怪,我想我们是同类是什么意思?最近新颖的表白方法?”
       “老师,我不知道。如果有问题,您出门左转去问问治先生,治先生应该对此很了解。”
        “敦,你别一口一个治先生的。那家伙和他原主一样讨厌。”
       “老师,说完了吗?我要睡觉了。”
       “臭小子,你……”
       “老师如果想留便留下来,我们也好久没静下来一起谈谈。”
          后来,不知我们又从哪里拿出酒猛灌起来,望着醉醺醺的老师,我借着七分醉意:“老师,我喜欢你,是恋人那种喜欢。”
        老师满口酒气的喊着“小鬼”,没有回应。
         在睡去之前,我听到他说:“我可能不会喜欢你。”
         果然,是这样的结局。
         从这天后,我们默契的避开对方,也不知算不算默契,我是故意的,老师则是忙于他的婚礼。
        治先生劝我:“虎君,别过于执着。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的生活。”
        “治先生,感情是种奇怪的东西,让你痛彻心扉又甘之若饴。”
        “虎君,现在你明白我们不设计有感情程序的原因吧。那是杀人的毒药。”
        “治先生,我该怎么办?”我抱住头,像是无助的困兽。
        “虎君,我有个故人,和你差不多,有同样的信念,有同样想保护的人。但我无法保护他,以至于……所以,敦君,我不想让你那样。”治先生的眼神温柔起来,我想,治先生的故人,一定也是他深爱的恋人。
        我与治先生的谈话不了了之。
        在老师婚礼这天,我外出执行秘密任务。在礼炮轰鸣时,我拼死杀掉最后一个敌人,然后倒下。
         我躺在地上,我可以感觉我的五官都在流血,身体逐渐僵硬,我知道,虎的超再生没用了,因为我是个复制品,是个冒牌货。我的死对任何人没有影响,对那位中岛君同样适用。
          我快要死了。我侧过头,房檐下滴落的水聚集成小水潭。我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疯,用尽全身力气望向里面,里面的我不再是黑发红瞳,而是另一人的模样:紫金色双眸,银灰发,不规则的刘海,上扬的嘴角勾勒出恬静的笑。
         该说可悲还是可笑,我死了,终于还是活成另一个人的模样。
         在闭上眼前,我听到远处有人在呼唤我:“小鬼。”中也先生,抱歉不能前去参加你的婚礼。
         我心爱的人终于要结婚,可惜我不是主角也不是配角,就连出席都不可能。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