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寒城又发神经病了吗

恭喜您走进我的主页,如果可以,关注前请看说明(,,・ω・,,)


这里寒城,现在透明一只。叫我寒城城,寒城儿,小寒城都可以,随意称呼。(☆^ー^☆)
性别女,爱好男男女女,偶尔吃男女辣鸡写手,目标是成为相声大师(划掉)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大家带来文章,本人佛系写手,想啥写啥,有灵感就写,没灵感不强求,能写多少说不定,什么时候凭感觉。写文龟速,易OOC,爱拖更,主食小甜饼,偶尔脑抽吞刀。
感觉总是喜欢投身于冷cp中( ˘•ω•˘ )
初三党,目前较忙
现主:凹凸,文野,全职,楚留香手游
注意事项:雷all,嘉all,叶all,all伞,all安,all敦极端党,不接受任何的逆,不喜请勿扰
凹凸主cp:雷安,嘉瑞,卡埃,帕佩,金艾,凯柠,雷祖雷,天国组,银丹,黑丹
文野主cp:太敦,芥敦,中敦
全职主cp:修伞(叶苏)
楚留香手游主cp(gl):暗云暗,华云华
人生理想
苏沐秋,安迷修,中岛敦之间我总要上一个!
【别说的那么正经啊喂】┐(´д`)┌
如果还能接受,恭喜你,收到一只经常发病,而且辣鸡的寒城。

荼靡与桔梗

文不对题
意识流【天知道我在写什么】
第一人称安哥视角【欢迎收看雷总戏份没有配角多系列】
  OOC严重
  私设如山
  角色死亡注意
  另类花吐,取名花息症:情况与花吐相同,相反的是越是深爱越是痛苦,只要见上一面就会死掉,远离,忘记才是解药。
    艾特共勉,她提供的梗 @贵族理发师伽岚
     “安迷修,安迷修!”
     是谁在呼唤我,我慢慢睁开眼,空白一片。
     炎炎夏日,窗边传来聒噪的蝉鸣,从这里望,真高啊,不知道跳下去会怎么样。
       我咳嗽几声,嘴里一阵苦涩,吐出来的竟是纯白的花朵。
        是荼靡花,夏季最后的花。是代表我即将死去?
        门外的保镖打开门:“少爷,艾比小姐和金医生来了。”
       “请进来。”我躺回床上,打开相册。
       红发少女牵着金发医生的手,一蹦一跳的走进来,手里还提着果篮。
       “艾比小姐,这是找到白马王子了?”我冲她笑道。
       艾比是父母好友家的女儿,有个弟弟埃米。艾比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我有段时间是是喜欢她的,但谁没有少年慕艾过?如今,她是我当做妹妹的姑娘。
       我现在喜欢的人?有……吧,我忘记了。
       金,是我的主治医生,年纪小小的,爽朗大方,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少年,居然是著名的心理学博士。大约是因为他的热情可以感染他人。
        “安先生最近感觉如何?”金拿着病历本向我询问。
         “还好,不算太坏。”我没说实话,要是他知道我刚才还在幻想从窗户上跳下去,估计又是一番兵荒马乱。
         艾比手中的水果刀灵巧的转动,不一会,她便削好苹果。她咬一口,含糊不清的说:“呆头骑士,你什么时候出院?”
        “抱歉,在下可能还要留下来观察情况。”手指摩挲着相册中的相片,不知为何,记忆里也有人这般叫过我,但那人叫的是:“白痴骑士。”
        我暗叹想的过多,是抑郁症产生的后果吧。我认为现在的我是没有记忆,虽然检查时,医生说我并没有间接失忆的毛病。不去想太多,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因为不知道,下一秒,我会做什么,可能就像这样,从窗户上跳下去。
        “呆头骑士,你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没什么。”
        “这是你的恋人?”
         艾比像是发现新大陆,指着相册里的一张照片。照片上,蓝黑发的少年亲昵的搂住身旁的人,脸上却十分嫌弃。不可否认,身旁的人正是我。
        我按了按太阳穴:“在下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人在下不认识。”
         “呆头骑士……”艾比话还没说完,金匆匆拉着她走出房门。
          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手一挥,桌上的东西滚落一地,瓷杯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你们找人打扫干净。”
          保镖动作很迅速,没多久,地面干净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抽出那张照片,里面陌生的少年有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
         远离他,远离他,远离他。心中的声音重复这句话。喉咙里涌上什么,我用手蒙住“咳
——咳咳咳。”摊开手掌,是白色的花瓣。
          花吐症,我脑海出现这个名字。是种罕见的相思病,而我,为什么会患上这种病,我没有爱的人,是的,没有!没有!我根本没有!
       我痛苦的嘶喊,手狠狠抓住头发,仿佛要把头皮撕扯下来,大概我已经疯魔了。恍惚时我看到金充满焦虑的跑来,给我打了一针镇定剂,我昏迷过去。
        “安迷修,白痴骑士。凹凸大赛里,你抱有这种天真的念头,活下来算你命大。”
        “白痴骑士,不要拉我。”
        “白痴骑士,我掉下去不会死。我是谁,我可是……。”
        “白痴骑士,记住,我是……。”
         少年张狂的笑着,从悬崖掉落。
        “安迷修?白痴骑士的称呼比较适合你。”
         少年悠然的把腿搭在课桌上,眼里藏着戏谑。
         到底,谁才是真的他?
         我惊醒,坐在椅上的埃米揉揉眼:“安哥,你终于醒了。”
        我猛的起身,推开埃米,跌跌撞撞的冲出房门。我一定要,要去找那个人,那个人到底是谁?
        还没出大门,有人拦住我。“安迷修,你可真行。”那人自言自语
         “明明说要忘记,咳咳,也是一个人独自离开,我脑子咳,有病才,咳追着你来。”
         “不过,我们应该咳,都会死,我雷大爷的名声咳,全毁在你手上。”
         “安迷修,白——痴——骑——士。”他完整的说出一句话,咳出的也是花,是桔梗。
        他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手中突然多出什么,是桔梗的花瓣。我捧着花瓣,回到病房,可我,还是不知道他是谁。
          “安哥,你回来啦,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没事,埃米你可以先回去。”
           “那,安哥我不打扰你,我先走。”
           我把花瓣从窗外洒落,然后,纵身而下。
           明天,临近秋日,荼靡也许开了吧。
           我想我记起那人的姓名,
           雷狮。
           安迷修葬礼那天,安氏继承人自杀身亡的消息占领各个头条,与之相同占领头条的是雷家三少爷离奇死亡的新闻。
荼靡花语:末路之美
桔梗花语: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
   
   
   

评论(3)

热度(13)